礦區展示
更多視頻>>
 
市場動態
  • 當前位置:首頁 >> 市場動態 >>
  • 正文
國際能源署:中國仍然是最大的能源投資市場
http://www.mdamhw.tw  2018/08/24  作者:wdidc  來源:本站   人氣:359
今天(8月2日),國際能源署《世界能源投資2018》在北京發布。
2017 年,全球能源投資總額為 1.8 萬億美元,連續第三年下降,扣除物價因素比 2016 年低 2%。發電行業投資降低最為顯著,煤電、水電和核電投資的下降超過了光伏發電投資的增長。2017 年,能效以及石油和天然氣上游的投資出現了增長,但總體化石燃料供應的資本支出維持在 2014 年水平的 2/3 左右。電力行業連續第二年吸引了全球最多的能源投資,反映了全球經濟持續電氣化的進程,其中電網和可再生能源獲得了強勁的投資。
成本下降繼續影響不同能源品類的投資趨勢、價格和燃料間的競爭。受益于組件價格降低以及轉向低成本地區發展,光伏項目(占全球能源投資總額的 8%)的平均單位成本下降了近 15%,光伏投資創下歷史最高紀錄。技術進步和政府招標計劃在一些地區促使新項目加快形成規模經濟:除中國以外的新興經濟體批準的光伏項目,平均規模在 2017 年比五年前相比提高了 4.5 倍,陸上風電項目規模提高了 0.5 倍。石油和天然氣項目的經濟性比較復雜,但由于成本控制和油服產能過剩,常規石油和天然氣的開發成本并未隨著 2016 年中期以來油價的上漲而增長。但活躍的開發使得美國頁巖油氣成本在 2017 年增長了近 10%,預計 2018 年將繼續保持這一趨勢。新的數字技術正在持續幫助各能源行業實現成本控制,其中也包括了石油和天然氣上游業務。
中國仍然是最大的能源投資市場,占全球能源投資總額的 1/5 以上。中國的低碳電力供應、電網建設以及能效是能源投資增長的主要推動力。2017 年,中國的新建煤電項目投資下降了 55%。美國仍然是世界第二大能源投資目的國,這得益于石油和天然氣上游部門(主要是頁巖油氣)以及天然氣發電和電網投資的大幅回升。歐洲在全球能源投資中的占比約為 15%, 其快速的能效投資增長和溫和的可再生能源投資增長部分抵消了火電投資的下降。在印度,可再生能源發電的投資在 2017 年首次超過了化石能源發電投資。
文丨仝曉波
中國能源報記者
◆◆◆
從更宏觀的角度觀察能源投資
向清潔能源供應投資的轉型趨勢出現了暫停。由于石油和天然氣上游支出略有增長,化石燃料投資在能源供應投資中的占比小幅上升至 59%。國際能源署的可持續發展情景(SDS)認為,化石燃料在能源供應投資中的占比將在 2030 年前下降至 40%。發達經濟體以及中國的化石燃料占能源供應投資的比例為 55%,轉變快于其他新興經濟體,其他新興經濟體的化石燃料供應投資占比為 65%。2017 年,這些地區對化石燃料供應的投資占比均出現了增長。發電行業中,清潔能源(可再生能源和核能)投資占比 目前已超過 70%,十年前還不到 50%,部分也得益于燃煤發電投資的下降。電網和電池儲能方面的投資也顯著增加,有助于建立更靈活的電力系統, 這對于消納更多的光伏和風電至關重要。在可持續發展情景下,所有形式 的清潔能源和電網投資都需要繼續大幅增加。
2017 年,運輸和供暖電氣化的投資繼續呈指數增長,但將可再生能源直接用于運輸和供暖領域的投資仍然薄弱。2017 年,電動乘用車(插混和純電池車)的消費支出達到 430 億美元,提升了電動汽車的市場份額,電動乘用車在所有乘用車銷售中的占比超過 1/100,并在乘用車銷售年度增量中占據半壁江山。然而,電動汽車對石油需求的影響仍然很小:2017 年,與世界石油需求增長的 160 萬桶/日相比,電動汽車的影響只有 3 萬桶/日。2017 年,生物燃料新建產能的投運所帶來的影響依然不大。在供暖、通風和空調方面,全球的能效支出呈兩位數增長,尤其是熱泵的銷售量增加了 30%。與電動汽車類似,熱泵比傳統的方法效率更高,可以幫助低碳電力獲得更高的能源消費占比,但熱泵僅占供熱設備總銷售額的2.5%左右,市場關注力仍集中在化石燃料燃燒技術上。太陽能光熱投資連續第四年下降,投資額為 180 億美元。這些趨勢對石油和天然氣供應項目的投資并無明顯的影響。
◆◆◆
用能終端及能效
相對于全球能源投資整體下降趨勢,與提高能效有關的投資未受影響。2017 年,共有 2360 億美元的資金用于改善建筑、運輸和工業部門的能效。盡管近年來能效的投資增長強勁,但在能效政策落實和全球能源強度改善 放緩的背景下,其增速下降至 3%。得益于可廣泛應用的項目標準化,2017 年的增長驅動主要來自于對建筑供暖、制冷和照明效率投資的增加。特別是金融機構對標準化照明節能改造項目越來越熟悉,他們愿意更低利 率放貸。總體而言建筑行業投資有所增加,促使建筑能效支出增長了 3%。據估計,2017 年工業部門能效投資下降了 8%,部分原因是中國基建步伐放緩,鋼鐵行業下降非常顯著,尤其是基于煤炭的鋼鐵產能投資驟降,新 產能的平均能源強度已經降低了 10%。
2017 年,主要用于能效的綠色債券發行量首次超過了主要用于可再生能源和其它能源應用的債券。主要用于能效的綠色債券的價值增長了兩倍, 達到 470 億美元。此外,政府設立支持可持續性項目的綠色銀行,增加了對能效項目的投資份額。雖然能效的資金來源仍然以資產負債表融資為主, 但這些反映出資金來源多元化的趨勢。能源服務公司(全球市場規模約為270 億美元)對開發成本較低且可復制的能效項目的商業模式發揮著特別重要的作用,包括采用節能保險。在一些國家,政策制定者鼓勵能源公司通過可交易的節能證書(白證)來尋求成本最低的能效項目。2017 年, 在法國和意大利,這些市場的價格創了紀錄。總體而言,能效投資與政府政策密切相關,仍有繼續提高標準和鼓勵支出的空間。
◆◆◆
電力和可再生能源
隨著電力部門向資本密集型發展,電力需求和投資之間的關系持續變化。從平均水平來看,全球電力部門投資與需求增長之比在過去的十年中翻了 一番,一方面是政策鼓勵可再生能源發展以及電網升級、擴張,另一方面 能效的提高也抑制了電力需求的增長。在資本密集程度較低的火電領域, 投資占比總體不斷下降。2017 年,全球電力部門的投資接近 7500 億美元, 下降了 6%,主要是因為新建裝機的投運減少了 10%。其中一半的降幅來自中國和印度的燃煤電廠。煤電裝機(主要是低效的亞臨界電廠)的退役 抵消了近一半的增量。主要受美國和中東/北非推動,氣電投資增長了近40%。這兩種方式的發電裝機投資在未來幾年都有減少的跡象。2017 年氣電的最終投資決策下降了 23%,而煤電下降了 18%,至 2010 年 1/3 的水平。
盡管 2017 年可再生能源發電投資下降了 7%,至近 3000 億美元,但仍占發電總投資的 2/3。光伏投資創下歷史最高,支持了可再生能源發電投資, 其中近 45%是在中國。海上風電投資也達到了創紀錄水平,投運的裝機容 量近 400 萬千瓦,主要在歐洲。另一方面,陸上風電投資下降了近 15%, 盡管 1/3 是由于成本的下降導致的,但主要也由于美國、中國、歐洲和巴西投資下降。由于中國、巴西和東南亞地區的經濟放緩,水電投資降至十 年來的最低點。即使在其他市場可再生能源投資前景仍然保持強勁勢頭, 但最近中國的政策變化致力于推動更具成本效益的光伏項目,可再生能源 投資放緩的風險加大。
由于新建核電項目投資急劇下降至五年來的最低水平,可再生能源的穩健投資對促進低碳發電而言變得更加重要。新核電項目少有開工建設,而一些地區現有核電廠的退役正在抵消可再生能源的增長。在歐洲,2010 年以來核電發電量的下降抵消了光伏和風電發電量增量的 40%。然而,在2017 年,全球對延長現有核電廠服役時間的投資增加,這為支持低碳發電提供了經濟的潛在過渡性措施。
2017 年,全球電網的支出增速放緩,同比增長 1%,電網總投資達到 3000億美元。電網支出達到了新高,而且其在電力部門投資中的占比上升至40%,是十年來的最高水平。中國仍然是全球最大的電網投資市場,其次是美國。為消納波動性可再生能源并支持新型能源需求,對提高電力系統靈活性方面的技術投資不斷增長。電力公司正在對電網進行現代化改造, 投資和收購與智能電網技術相關的業務,包括智能電表、先進的配電設備以及電動汽車充電業務,占電網支出的 10%以上。盡管電池儲能投資下降了 10%,低于 20 億美元,但比 2012 年高出了 6 倍。
◆◆◆
化石燃料供應
2017 年,化石燃料供應投資穩定在約 7900 億美元,煤炭和液化天然氣投資減少,抵消了石油和天然氣上游投資的略微增長。2017 年石油和天然氣上游投資增長了 4%,達到 4500 億美元,預計 2018 年將增長 5%,至4720 億美元(名義價格),投資增長主要受美國頁巖油氣(預計將增長約 20%)帶動。常規石油和天然氣投資仍然低迷,棕地項目是投資重點, 預計 2018 年綠地項目在上游投資總額中的占比將降至 1/3,為數年來最低水平。盡管自 2016 初以來動力煤價格翻了一番,但由于中國的支出減少,煤炭供應投資在 2017 年下降了 13%,到不足 800 億美元。應對氣候變化、空氣污染以及加強可再生能源發展等方面的強硬政策持續抑制煤炭行業發 展。天然氣液化工廠的投資額繼續大幅下降,預計 2018 年將跌至約 150 億美元,2016 年中期以來僅有 3 個新的液化天然氣項目得到了批準。
石油和天然氣工業正轉向投資周期較短和產量下降較快的資產,同時擴展 下游和石化項目。上游投資的復蘇不是一概而論的,大多數公司繼續將成 本控制、財務自律和股東回報放在首位。這些公司關注降低長期風險,擴 大參與能更快帶來回報的項目,例如頁巖油氣和棕地項目。2018 年,全球對頁巖油氣的投資預計將占到上游支出總額的近 1/4。與此同時,油氣公司正在加大投資上游以外的部門。2017 年,全球煉油投資增長了 10%, 石油化工的投資增長了 11%,至 170 億美元,預計 2018 年將達到近 200 億美元。美國成為石油化工投資最大的國家,這也是十幾年來的首次。
價格回升和運營改善使美國頁巖油氣行業在 2018 年首次獲得了正的自由現金流。該行業的財務風險仍然存在,主要來自于通脹壓力和二疊紀盆地的管道瓶頸。2010 年以來,該行業的支出一直超過收入,累計負現金流量約為 2500 億美元,這使它在很大程度上依賴外部融資。在非常動蕩的2015~2016 年期間,該行業得益于巨大的技術和生產進步,同時也受益于價格上漲、更謹慎的投資方式。由于規模經濟以及包括數字技術在內的技術改進,國際大石油公司對該領域的投資在短短兩年時間內增加了兩倍,2018 年將達到其計劃投資總額的 18%,將推動該行業繼續發展。盡管美國頁巖油氣公司的杠桿率在下降,但水平依然較高,債務的平均利息穩定在 6%的水平,這表示了資本市場對行業財務狀況改善的青睞。
近年來動蕩的石油價格并未從根本上改變石油和天然氣行業融資的方式。由于石油價格上漲、保持財務自律以及成本削減,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財務狀況總體上更加穩固。2018 年第一季度,國際大石油公司的自由現金流達到 2012 年一季度以來的最高水平,而且杠桿率在經歷了 2014~2017 年沖高后也開始降低。受穩定的高分紅驅動,國際大石油公司中最大的20 個機構持股者繼續擴大其持股比例,從 2014 年的 24%上升到 2017 年的 27%。
◆◆◆
投融資主要趨勢
雖然企業繼續為能源投資提供大部分初級資金,但有些領域已經表現出多 樣化的融資選擇。隨著石油價格的上漲和更好的成本控制,油氣公司的財 務狀況有了明顯的改善,國際大石油公司能夠更好的自籌項目資金,美國 的頁巖油氣公司能夠以更低的成本融資。在電力部門,可再生能源技術日 益成熟,項目風險管理日趨成熟,促進了亞洲、拉丁美洲和非洲的項目融 資上升。該趨勢在某種程度上受到了公共金融機構(如開發銀行)的支持, 它們可以降低商業融資的風險。在歐洲,更好的債務融資條件在過去五年 里幫助新建海上風電發電項目降低了近 15%的成本。2017 年,小規模項目在標準化、整合性以及信貸評估方面的改進使得綠色債券的發行量創下記 錄,達到 1600 億美元。這幫助了能效和分布式光伏項目開發商從資本市場獲取資金,也幫助了電動汽車購買者從銀行獲得貸款。
在過去的 5 年中,私營企業主導的能源投資份額有所下降。可再生能源投資份額在不斷上升,其中四分之三來自私營部門,能效也由私營部門及私營主導的電網引領。但是這一時期國有公司的能源投資比重增加更多,化石燃料供應和火電投資正日益受到國企主導。2017 年,國有石油公司在石油和天然氣投資總額中的占比仍接近紀錄高點,而國企在火電投資中所占的比重則上升到 55%。所有新建核電廠項目的投資都來自國有企業。考慮到風險情況,對于新興經濟體中最大的火電廠,大多數投資決策都涉及公共金融機構(出口信貸機構或國家銀行)。國有企業貢獻了超過 60%的電網投資,這一份額在過去五年一直保持穩定。政府背景的企業在一些可再生能源項目中也發揮關鍵作用,如水電和公共建筑的能效項目。
一些領域的投資決策越來越多的受政府政策影響。在電力行業,超過 95% 的投資是由這樣的公司進行的,他們的收入要么受到全面監管,要么在競爭性批發市場中受到價格波動風險管理機制的影響。電網投資對市場監管和過網費用非常敏感,這決定了電網能否收回成本。一些新興經濟體規定的過網費用仍然過低,無法確保電力系統的經濟性和再投資。處于成熟電力市場中的公用事業公司發現,在批發市場體系之中,它們的火力發電資產利潤越來越低,甚至無利可圖,它們正在可再生能源和電網等領域中尋求可盈利的機會。盡管大多數可再生能源項目依靠合同和監管指令確定價格,但超過 35%的公用事業級的投資基于拍賣等競爭機制來確定價格。在中國以外地區,這一份額達到了創紀錄的 50%。大多數能效投資都是受能源消耗標準推動的,越來越多的開始涉及財務激勵。政府對電動汽車的購買激勵占 2017 年全球電動汽車銷售支出的 24%,該行業綜合價值每年增長 55%。
◆◆◆
創新和新技術
2017 年,政府能源研發支出增長了約 8%,達到了 270 億美元的新高。政府對低碳技術研發支出在經歷了幾年的停滯之后再次令人鼓舞地上漲了13%。低碳能源技術占公共能源研發支出的 3/4。平均而言,政府將其公共支出的 0.1%左右分配給能源研發,這一水平近年來一直保持穩定。國際能源署的追蹤顯示,2017 年公司能源研發投資同比增速為 3%,至 880 億美元,低碳行業增長加快。受技術主導的電動汽車和新的出行方式的驅動,汽車行業成為主要的增長來源。繼 2016 年低碳交通的激增之后,
2017 年風險資本在低碳能源領域的投資跌至 21 億美元。然而長期趨勢仍然是積極的。近期的增長幾乎完全由清潔交通投資所推動,但數字化效率技術正在吸引更多的資金。可再生能源硬件方面的風險投資仍低于 2014 年。
為了實現氣候變化目標,世界需要新的方法來促進碳捕獲、利用和封存(CCUS)的投資。自 2007 年以來,大型 CCUS 項目的 280 億美元專項資金中,實際僅支出了大約 15%,因為商業條件和已有政策未能吸引私人投資和公共基金。然而,隨著新修訂的美國碳稅的實施,對二氧化碳(CO2) 儲存的投資興趣可能會加大。根據這種政策,本報告估計,對封存每噸二 氧化碳只需提供每噸 50 美元的激勵即可能會觸發全球短期內對 4.5 億噸以上二氧化碳的捕獲、利用和封存項目進行投資。這相當于 2017 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增量,捕獲和封存的碳量是當前水平的 15 倍。
電池越來越多地被使用在各能源部門,但它們的影響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成本趨勢,而其成本將很大程度上受到能源部門以外的投資影響。2012 年以來,鋰礦投資增長了 10 倍,而電池制造投資增長了超過 5 倍。只有在包括電動汽車工廠在內的整個價值鏈中進行同步投資,才能避免瓶頸和供應風險。為了幫助實現這一點,政府可以制定明確的政策來引導市場。2017 年,有很多電解項目獲得投資決策,它們為清潔能源應用制造氫氣。盡管對氫項目的投資仍遠遠低于固定式儲能和車用電池投資,但關注度正 在增長。
上一篇:國際能源署:中國仍然是最大的能源投資市場
下一篇:2019年春節放假通知
 
Copyright ? sxcjny.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陜西)長江礦業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陜ICP備06010020號
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